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個案的復函

一、關于仲裁協議效力的復函

(一)確定仲裁協議效力適用的法律原則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就香港柏藤貿易有限公司訴云南惠嘉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仲裁條款效力問題的請示的復函((2016)最高法民他10號 2016年5月25日)

焦點問題:涉外仲裁協議中,雙方當事人未就仲裁協議效力的適用法律進行約定時,仲裁協議效力的適用法律如何確定?

復函要旨:涉外仲裁中當事人未約定仲裁協議的法律適用法時,應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第十八條的規定“當事人可以協議選擇仲裁協議適用的法律。當事人沒有選擇的,適用仲裁機構所在地法律或者仲裁地法律”加以確定審理案涉仲裁協議效力應當適用的法律。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中海北方物流有限公司與本溪北營鋼鐵集團進出口有限公司航次租船合同糾紛涉外仲裁條款效力請示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22號 2015年9月21日)

焦點問題:仲裁條款中僅僅約定仲裁地,該仲裁條款是否有效?

復函要旨:在涉外仲裁案件中,仲裁條款中僅約定仲裁地和適用的法律,不構成雙方之間唯一的糾紛解決方式的約定,并未排除訴訟管轄。

仲裁條款中僅約定仲裁地,視為沒有約定仲裁機構,該仲裁條款無效。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申請人安徽省龍利得包裝印刷有限公司與被申請人BP Agnati S.R.L申請確認仲裁協議效力案的請示的復函2013民四他字第13號 2013年3月25日

焦點問題:外國仲裁機構(如國際商會仲裁院)是否屬于我國仲裁法所稱的仲裁機構?約定外國仲裁機構在中國內地仲裁,這類仲裁條款依據什么法律對其效力進行認定?

復函要旨:(1)國際商會仲裁院也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十六條所指的仲裁機構,約定國際商會仲裁院在內地仲裁的條款,只要包含《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十六條的三項內容(請求仲裁的意思表示、仲裁事項、明確具體的仲裁機構),則該仲裁條款在中國有效。

(2)約定國際商會仲裁院在內地仲裁的仲裁條款,在當事人未對仲裁條款效力的法律適用進行約定,則適用中國法律來認定仲裁條款的效力。

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申請人安德利果汁股份有限公司與被申請人慶陽市恒盛果汁有限公司申請確認仲裁協議效力案的請示的復函((2010)民四他字第76號 2010年12月8日)

焦點問題:涉外仲裁協議中,雙方當事人未就仲裁協議效力的適用法律進行約定時,仲裁協議效力的適用法律如何確定?

復函要旨: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對涉外仲裁協議的效力審查,適用當事人約定的法律;當事人沒有約定適用的法律但約定了仲裁地的,適用仲裁地法律;沒有約定適用的法律也沒有約定仲裁地或者仲裁地約定不明的,適用法院地法律”的規定,涉案六份《購銷合同》未明確約定仲裁地,因此,應當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作為審查本案仲裁條款效力的準據法。

【比較分析】上述兩個最高院復函均是對涉外仲裁案件確定仲裁協議效力的準據法適用依據的答復,但二者對于準據法的確定所依據的法律規定存在差異。究其原因在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是2011年4月1日起施行,而(2010)民四他字第76號復函作出的時間點為2010年12月8日,因此復函作出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尚未生效,無法直接適用,只能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加以確定。而2016)最高法民他10號復函作出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已經生效,故可以直接適用其第十八條的規定加以確定涉外仲裁的仲裁協議效力所適用的法律。

綜上,今后對于確定涉外仲裁的仲裁協議效力適用的法律可直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第十八條的規定。當然鑒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依然現在有效亦可適用,對于以何者為依據可以由法官判定。

5.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深圳市糧食集團有限公司訴來寶資源有限公司(新加坡)買賣合同糾紛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10)民四他字第22號 2010年6月9日)

涉案仲裁條款:“由合同履行引起的爭議,任何一方可提交仲裁,如果被告是買方,爭議提交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如果被告是賣方,爭議提交給倫敦谷物與飼料貿易協會仲裁。由合同引起的爭議均按照英國法解決。”該條款是否有效?

復函要旨:當事人在主合同中簽訂的仲裁協議雖然涉及兩個仲裁機構,但從其具體表述看,無論是買方還是賣方申請仲裁,其指向的仲裁機構均是明確的且只有一個,仲裁協議應認定有效。

(二)租船合同的仲裁條款能否直接并入提單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山東省輕工業供銷總公司與拉雷多海運公司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一案中仲裁條款效力的請示的復函((2016)最高法民他20號 2016年3月15日)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福州特威化工有限公司訴FPG船舶控股巴拿馬公司、化路翼航海公司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仲裁條款效力問題請示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45號 2015年11月24日)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寧波市聯凱化學有限公司與FPG船舶控股巴拿馬公司、化路翼航海公司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一案仲裁條款效力問題的復函 (2015民四他字第44號 2015年11月24日)

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寧波市分公司訴梓貝克股份公司、聯合王國船東互保協會歐洲有限公司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一案仲裁條款效力問題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41號 2015年10月23日)

5.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重慶紅蜻蜓油脂有限責任公司訴白長春花船務公司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一案仲裁條款效力問題請示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1號 2015年2月3日)

6.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中成新星油田工程技術服務股份有限公司訴天津大亞國際物流有限公司等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一案仲裁條款效力問題請示的復函((2013)民四他字第38號 2013年8月20日)

7.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連云港祥順礦產資源有限公司與尤格蘭航運有限公司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管轄權異議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13民四他字第1號 2013年2月4日

焦點問題:租船合同中的仲裁條款是否直接并入提單?

復函要旨:以上復函均明確租船合同仲裁條款并入提單的判斷標準:提單不僅要明示租船合同仲裁條款并入的事實,還必須載明租船合同當事人名稱及訂立日期。

8.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鞍鋼集團國際經濟貿易公司訴格林福特有限公司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仲裁條款效力問題的請示的復函((2010)民四他字第70號 2010年12月22日)

復函要旨:船舶所有人,不屬于涉案航次租船合同當事人。涉案航次租船合同中的仲裁條款只能約束船舶出租人和船舶承租人。且涉案租船合同仲裁條款因未在租船提單的正面予以明示,故亦未產生有效并入提單的法律效果,不能約束提單持有人。據此,船舶所有人與船舶承租人之間不存在仲裁協議的約定,其提出的管轄權異議,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

(三)提單中的仲裁條款并不當然約束保險人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寧波市分公司訴梓貝克股份公司、聯合王國船東互保協會歐洲有限公司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一案仲裁條款效力問題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41號 2015年10月23日)

焦點問題:在海上貨物運輸合同中,保險人是否受提單中的仲裁條款的約束?

復函要旨:提單中已經有效并入租船合同中的仲裁條款,但是作為保險人其不是協商訂立仲裁條款的當事人,仲裁條款并非保險人的意思表示,除非保險人明確表示接受,否則提單仲裁條款對保險人不具有約束力。

(四)仲裁條款中就約定仲裁與約定訴訟的辨析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山東墨龍石油機械股份有限公司與離岸公司(HIGH SEALED AND COUPLED S. A. L)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中仲裁條款效力問題的請示的復函((2010)民四他字第40號 2010年7月5日)

復函要旨:本案當事人簽訂的《獨家銷售協議》中有仲裁條款。雖然當事人約定可以向有管轄權的法院尋求衡平法或臨時性的救濟措施,但同時還約定,該條款所允許的司法程序不影響當事人通過仲裁解決實體問題的權利。即,當事人之間與《獨家銷售協議》有關的實體問題爭議,仍應通過仲裁解決。對此,不應認定雙方既有仲裁約定,又有可尋求法院解決爭議的約定。

(五)未約定管轄的還款協議受主合同仲裁條款的約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仲裁條款效力請示的復函((2006)民四他字第4號 2006年3月7日

焦點問題:主合同的仲裁條款是否適用于因還款協議引發的糾紛。

復函要旨:僅主合同含有仲裁條款的情況下,基于主合同達成的還款協議屬于仲裁協議的范圍,新形成的欠款法律關系受主合同仲裁條款的約束,原合同中的仲裁條款適用于還款協議。

(六)涉外合同糾紛中,是否需設置前置程序——申請確認仲裁協議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武漢市洪山區房地產公司與興業(香港)有限公司合資合同中仲裁條款效力的請示的復函(民四他字[2004]第29號 2004年11月26日)

焦點問題:審理涉外合同糾紛中,若當事人之間所爭議的合同含有仲裁條款或單獨訂立仲裁協議,是否必須有一個申請確認仲裁協議效力的前置程序?

復函要旨:當事人即使在涉外合同中訂有仲裁條款或者在合同外達成單獨的仲裁協議,在發生糾紛后,當事人仍然可以徑直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并不要求當事人必須先提起一個確認仲裁條款或仲裁協議效力的確認之訴作為前置程序。

(七)涉外案件約定在外國臨時仲裁的仲裁條款法院應予承認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福建省生產資料總公司與金鴿航運有限公司國際海運糾紛一案中提單仲裁條款效力問題的復函(法函(1996)135號 1995年10月10日)

復函要旨:對于涉外案件,當事人事先在合同中約定或爭議發生后約定由國外的臨時仲裁機構或非常設仲裁機構仲裁的,原則上應當承認該仲裁條款的效力。

二、關于撤銷仲裁裁決的復函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就劉某某、張某某申請撤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2015]中國貿仲京裁字第0054號仲裁裁決案件的請示的復函((2016)最高法民他29號 2016年4月8日)

焦點問題:仲裁庭超裁時,法院對于申請撤銷仲裁裁決書的,應如何處理?

復函要旨:最高院認為可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六十一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撤銷裁決的申請后,認為可以由仲裁庭重新仲裁的,通知仲裁庭在一定期限內重新仲裁,并裁定中止撤銷程序,仲裁庭拒絕重新仲裁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恢復撤銷程序。”結合本案具體做法為通知仲裁庭重新仲裁并裁定中止撤銷程序,仲裁庭在指定期間內開始重新仲裁的,裁定終結撤銷程序。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就輪臺縣綠源農林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申請撤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2014]中國貿仲京裁字第0526號仲裁裁決案件的請示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40號 2015年10月28日)

焦點問題:仲裁庭明顯的事實認定錯誤是否構成撤銷仲裁裁決的事由?

復函要旨:對于仲裁事實認定明顯錯誤的不屬于撤銷仲裁裁決的法定事由,法院因通知相關仲裁委員會重新仲裁。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就廈門朗訊軟件開發有限公司申請撤銷仲裁裁決案件的請示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52號 2015年12月31日)

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就倪來寶、劉冬蓮申請撤銷仲裁裁決案件的請示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51號 2015年12月10日)

5.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就撤銷上海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上海國際仲裁中心)(2013滬貿仲裁字第415號裁決案請示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8號 2015年10月9日)

焦點問題:在房屋買賣《框架一些中》,雙方當事人約定仲裁條款,且約定買方可以自行或指定第三人購買。當買方指定第三人購買時,發生爭議后買方指定的第三人是受《框架協議》中的仲裁條款約束?

復函要旨:指定第三人由于受《框架協議》中的買方當事人指定為買方,而成為《框架協議》所包含仲裁條款的當事人,無需再另行簽署仲裁條款,故《框架協議》中的仲裁條款約束指定的第三人。

6.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成都優邦文具有限公司、王國建申請撤銷深圳仲裁委員會(2011)深仲裁字第601號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 2013民四他字第9號 2013年3月20日

焦點問題:擔保合同和主合同具有從屬關系,那么在主合同約定了仲裁條款,但擔保合同未約定仲裁條款的情形下,主合同仲裁條款對合同雙方的約束力,能否及于擔保合同中的擔保人?仲裁庭在此情形下裁定擔保人承擔擔保責任,是否屬于超出裁決范圍?裁決作出后,擔保人可否就這部分內容向法院申請部分撤銷裁決?

復函要旨:(1)仲裁庭關于主合同有仲裁條款,擔保合同作為從合同應當受到主合同中仲裁條款約束的意見缺乏法律依據。

(2)擔保合同中的共同保證人具有共同的法律地位,盡管僅部分擔保人在仲裁中提出過管轄權異議,但人民法院宜將涉及共同保證人擔保責任的裁項作為一項不可分的裁決予以撤銷。

(3)擔保人申請撤銷仲裁裁決中涉及其作為擔保人部分的裁項的理由成立。

7.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王國林申請撤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華南分會2012中國貿仲深裁字第3號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13)民四他字第8號 2013年2月26日

焦點問題:當事人申請支付股權轉讓余款,而仲裁庭認定股權轉讓合同無效,并就無效后果作出處理,是否構成超裁?

最高院意見:本案中,吳碩琛系以案涉合同有效并要求王國林支付股權轉讓余款為請求提起仲裁,仲裁庭有權主動對案涉合同的效力進行審查并作出認定。但是,仲裁庭在未向當事人釋明合同無效的后果以及未給予當事人變更仲裁請求機會的情況下,直接對合同無效后的返還以及賠償責任作出裁決,確實超出了當事人的請求,屬于超裁。人民法院可以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七十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四條第一款第(四)項的規定對案涉仲裁裁決予以撤銷。但是考慮到本案標的具體情況,仲裁庭有能力糾正上述錯誤,人民法院可給予仲裁庭重新仲裁的機會。因此,對于本案的具體處理,人民法院應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通知仲裁庭重新仲裁,如果仲裁庭拒絕重新仲裁,人民法院可以對案涉仲裁裁決予以撤銷。

復函要旨:1)仲裁庭只能針對申請人的仲裁請求進行裁決,否則屬于超裁。

(2)本案中申請人申請支付股權轉讓余款,而前置條件是股權轉讓合同有效,故仲裁庭有權主動對案涉合同的效力進行審查并作出認定。

3)當事人以合同有效并要求一方履行合同為由申請仲裁,仲裁庭在未向當事人釋明合同無效的后果以及未給予當事人變更仲裁請求機會的情況下,仲裁庭無權直接在認定股權轉讓合同無效的情況下,徑行裁定返還以及賠償責任,其行為超出當事人的請求,屬于超裁。

8.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撤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2010)中國貿仲京裁字第0159號裁決案的請示的復函((2010)民四他字第49號 2012年12月2日)

復函要旨:某合同所屬的框架合同約定有仲裁條款的或某合同所變更的原合同約定有仲裁條款的,亦或某合同與約定有仲裁條款的另一合同內容聯系足夠緊密的,裁決了無仲裁條款的合同項下的爭議,不構成超裁。

9.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撤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2008〕中國貿仲京裁字第0044號裁決的請示的復函(2009民四他字第1號 2009年3月18日

焦點問題:在訴訟中,境外當事人簽署的授權委托書需要辦理公證、認證或者其他相應證明手續。那么,在仲裁案件中,如境外當事人出具的授權委托書,是否仍要辦理公證/認證手續?一方授權委托書未辦理公證、認證等手續,另一方在首次開庭時提出異議,被異議方代理律師在庭后補辦的公證、認證手續是否具有溯及力,是否構成對其在庭審中代理行為的追認?

復函要旨:(1)委托書手續補辦完整后,為仲裁庭所接受,可以認為被申請人對其代理律師參加仲裁的行為進行了追認。

(2)被申請人代理律師于仲裁庭開庭時,并未提出管轄權異議,而是進行了實體答辯,可以認為被申請人放棄了提出異議的權利,仲裁庭對本案享有管轄權。為此,被申請人以仲裁庭對案件不享有管轄權為由申請撤銷,其理由不能成立。

10.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楊志紅申請撤銷廣州仲裁委員會涉港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答復(2008民四他字第21號 2008年7月24日

焦點問題:申請書是否應記錄開庭筆錄?

復函要旨:該函明確《明確仲裁請求申請書》的內容未計入開庭筆錄,被申請人無法陳述意見,仲裁裁決被撤銷。

1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是否裁定撤銷承德仲裁委員會仲裁裁決的請示的復函(2005民四他51號 2006年1月24日)

焦點問題:仲裁庭能否以補充仲裁裁決撤銷原先的仲裁裁決?

復函要旨:1)有關法律與仲裁規則僅授權仲裁委員會可以就程序和遺漏事項做出補充裁決,沒有授權仲裁委員會撤銷其已經做出、送達且生效的仲裁裁決。仲裁委員會在對同一糾紛已經做出仲裁裁決的情況下,又做出撤銷原裁決的補充裁決缺乏法律依據,也不符合“仲裁庭的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與仲裁規則不符”的情況。

(2)鑒于本案仲裁裁決存在的主要問題是仲裁程序違反法定程序,這種對程序的違反(以補充裁決撤銷原裁決)對當事人權利的影響可以以通知仲裁庭重新仲裁的方式糾正。根據本案所涉仲裁裁決的實際情況,應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通知仲裁庭在一定期限內重新仲裁,并裁定中止撤銷程序。仲裁庭拒絕重新仲裁的,應當裁定恢復撤銷程序,依法一并撤銷該兩仲裁裁決。

1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是否裁定撤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華南分會仲裁裁決的請示的復函((2005民四他字第47號 2006年3月1日

復函要旨:仲裁裁決了不受同一仲裁條款約束的案外人的實體權益事項的,屬于超裁。但如果仲裁裁決僅是在論述相關案件事實時涉及案外人,未就其權益作出實體性裁決,且認為相關權利義務關系應當另案解決的不構成超裁。

1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江智鋒申請撤銷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05)民四他字第23號 2005年6月28日)

焦點問題:對于爭議糾紛進行仲裁達成調解并制成調解書,之后在調解書履行階段存在瑕疵,一方當事人就該爭議依據原先的仲裁協議又提起仲裁,是否構成重復仲裁?

復函要旨:當事人就仲裁爭議達成調解協議,仲裁庭并依此作出調解書后,一方當事人以上述調解書內容不全面、另一方當事人不積極履行等為由就同一糾紛申請仲裁的,屬于重復仲裁。仲裁庭受理并作出仲裁裁決書的,法院可以依法撤銷。

1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香港七好集團有限公司申請部分撤銷[2002]深仲裁字第641號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04)民四他字第26號 2004年9月14日)

焦點問題:撤銷仲裁裁決審查標準能否由當事人自行約定?

復函要旨:對仲裁裁決進行司法審查是我國法律賦予人民法院的職責。我國法律并沒有賦予當事人約定撤銷仲裁裁決審查標準的權利,因此,人民法院對是否應當撤銷有關仲裁裁決進行審查應當嚴格依照法律規定進行,不能以當事人選擇的仲裁規則中有關于撤銷仲裁裁決范圍的規定,進而認為當事人選擇了撤銷有關仲裁裁決的審查標準,并以該標準對仲裁裁決進行審查。

另,仲裁被申請人僅撤回部分支持反請求的證據不構成對反請求本身的變更,故對反請求的裁決不構成超裁。

15.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輝影媒體銷售有限公司申請撤銷[2003]大仲字第083號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04)民四他字24號 2004年9月14日)

復函要旨:對未經確認、且不受同一仲裁條款約束的案外債權糾紛徑直進行實體審查后,裁決與本案債權進行抵消的,構成超裁。

16.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浙江省天河房地產聯合發展公司申請撤銷中國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上海分會仲裁裁決案的復函((2003)民四他字第19號 2003年11月10日)

焦點問題:仲裁庭對于證據分析和認定是否屬于撤銷仲裁裁決的理由?

復函要旨:對證據的分析和認定屬于仲裁庭的權力范圍,當事人不能以仲裁庭對有關證據材料的質證程度、采信與否作為申請撤銷仲裁裁決的理由。

另,仲裁裁決了不受同一仲裁條款約束的案外人的實體權益事項的,屬于超裁。但如果仲裁裁決僅是在論述相關案件事實時涉及案外人,未就其權益作出實體性裁決,且認為相關權利義務關系應當另案解決的不構成超裁。

17.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高福忠申請撤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2002]貿仲裁字第0237號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03)民四他字第5號 2003年5月8日)

焦點問題:企業被吊銷營業執照后成為清算法人,其上級主管作為清算主體清理被吊銷營業執照企業的債權債務時,如果清算主體對原企業所簽訂的仲裁協議不持異議,能否不經過相對人同意,直接依據仲裁協議解決原企業與相對人之間的債權債務糾紛。

復函要旨:仲裁條款是以協議雙方的合意為前提的,只有仲裁協議的主體受仲裁協議的約束。雖然仲裁協議當事方被吊銷營業執照,但被吊銷營業執照的當事方作為企業法人尚未消滅,其在法律程序上仍具有主體資格。如果就合同項下債權債務糾紛申請仲裁的,只能以原企業(被吊銷營業執照的當事方)或其清算組織的名義提起仲裁,上級主管以自身的名義提起仲裁主體不適格。

18.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山東省房地產開發集團青島公司請求撤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2000)貿仲裁字第0333包仲裁裁決案的復函((2002)民四他字第8號 2003年7月8日)

復函要旨:合同中的仲裁條款明確約定,將另一合同的爭議事項提交仲裁的,仲裁機構據此對該爭議事項進行裁決的不構成超裁。

 

三、關于撤銷仲裁調解書的復函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應否受理撤銷仲裁調解書申請的復函((2013)民四他字第39號)

焦點問題:調解書是否可以適用仲裁法第五十八條進行審理?

復函要旨:仲裁調解書也應納入司法審查的范圍。故,當事人依照我國仲裁法第五十八條的規定向人民法院申請撤銷仲裁調解書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申請人南方國際租賃有限公司申請撤銷深圳仲裁委員會〔2007〕深仲調字第20-1號補正調解書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10)民四他字第45號 2010年7月27日)

焦點問題:仲裁調解書是仲裁庭在當事人合意的基礎上作出的,經雙方當事人簽收后生效,其是否與仲裁裁決書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法院是否可以對仲裁調解書進行審查?如果可以,審查的法律依據是什么?此外,仲裁庭對已作出的仲裁調解書中,涉及擔保范圍的內容進行修改,是否屬于法律規定的補正事項?

復函要旨:(1 法院有權對仲裁調解書進行審查。撤銷仲裁調解書可參照申請仲裁裁決的規定予以進行,但僅應對作出調解書的程序審查,而不應對調解書的實體予以審查。

(2 對承擔抵押擔保責任的范圍的限定,不屬于對有關文字、計算錯誤的補正,亦非對仲裁庭已經裁決或在仲裁庭主持下已經達成調解協議但在調解書中遺漏事項的補正,實際上是對擔保人應承擔的擔保責任所做的裁決。

(3)本案的所謂“補正行為”,不僅修改了仲裁程序中相關當事人達成的調解協議,而且剝奪了相關當事人就該問題向仲裁庭進行申辯的權利。

 

四、關于申請執行/不予執行仲裁裁決的復函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就東莞市浩慶紙業有限公司等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一案請示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35號 2015年10月9日)

焦點問題:陳耿森等當事人的申請就其與東莞市浩慶紙業有限公司之間的糾紛達成仲裁調解書,在執行中陳耿森等將案涉債權轉讓給了深圳市宏迅世紀貿易有限公司,其后宏迅公司與浩慶公司等達成包含仲裁條款的調解協議,宏迅公司依據調解協議中的仲裁條款提出仲裁申請,仲裁庭是否構造同意糾紛重復仲裁情形?

最高院意見:陳耿森等當事人的申請就其與東莞市浩慶紙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浩慶公司)等之間的民間借貸糾紛作出了[2014]深仲調字第27號調解書。在人民法院執行該調解書過程中,申請執行人陳耿森等將案涉債權轉讓給了深圳市宏迅世紀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迅公司),東莞中院作出裁定變更執行人為宏訊公司。期間,宏迅公司與浩慶公司等達成包含仲裁條款的調解協議。深圳仲裁委員會依據宏迅公司的申請及上述調解協議的內容作出[2014]深仲裁字第1287號裁決書。深圳仲裁委員會根據不同當事人的申請,基于不同的仲裁協議,就不同的仲裁請求做出的仲裁裁決,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九條規定的對同一糾紛做出的重復仲裁。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擬不予執行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2011中國貿仲京裁字第0108號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13)民四他字第49號 2013年9月9日)

焦點問題:仲裁被申請人在仲裁申請前在工商管理機關登記的住所地已經變更,仲裁委依據申請人提供的地址,以特快專遞的方式向克拉斯公司的舊地址寄送了相關仲裁文件,但被郵局以“原址查無此單位”為由退回。雖然申請人在向仲裁委提交的《情況說明》中稱經各種方式均不能找到被申請人的其他地址,但是被申請人地址變更后已經在工商管理機關登記備案,申請人顯然沒有進行合理查詢。仲裁委在第一次郵寄材料被退回后,依然將被申請人的舊地址作為“最后一個為人所知”的聯系地點進行送達,未進行合理查詢被申請人地址,仲裁委的該送達是否可以認為符合仲裁規則關于送達的規定,視為有效送達?

復函要旨:對于仲裁相關通知、文書等文件材料的送達,仲裁庭應依據仲裁規則進行送達,并以合理的方式對當事人的送達地址進行查詢,否則有違仲裁程序,視為未送達。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詩董橡膠股份有限公司與三角輪胎股份有限公司涉外仲裁一案不予執行的請示的復函((2013民四他字第12號 2013年3月22日

焦點問題:實際履行或沉默的方式能否推定雙方達成了仲裁合意?

復函要旨:1)仲裁條款或仲裁協議必須以書面形式作出,不能以實際履行或沉默的方式推定雙方達成了仲裁合意。

(2)當事人通過仲裁條款復印件是該復印件需要其他證據印證。

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Ecom USA. Inc.(伊卡姆美國公司)申請執行涉外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 (2013民四他字第3號 2013年2月6日

焦點問題:“仲裁的程序與仲裁規則不符”在個案中如何認定?具體到本案:第一,仲裁庭行使自由裁量權,在未經雙方當事人質證的情況下,將其查明的眾所周知的價格信息作為仲裁裁決的依據;第二,仲裁庭沒有采信申請人超過舉證期間提交的關于律師費的證據,卻支持了申請人關于律師費的仲裁請求。上述兩個與證據有關的問題是否構成不予執行涉外仲裁裁決情形中的“仲裁的程序與仲裁規則不符”?

復函要旨:(1)仲裁庭查明的貨物同類報價雖未經當事人質證,但該報價是周知的價格,仲裁裁決的賠償金額遠小于請求的金額,仲裁裁決沒有超出仲裁請求范圍。

(2)仲裁庭在確定律師費承擔時,沒有采信申請人超過舉證期間提交的證據,而且,證據問題也不等同于仲裁程序問題。

因此,上述兩個問題均不構成仲裁程序與仲裁規則不符的情形。

5.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是否應不予執行[2007]中國貿仲滬裁字第224號仲裁裁決請示的答復((2008)民四他字第34號 2008年9月12日)

答復要旨:在僅主合同約定了仲裁條款的情況下,如果仲裁條款規定可以受理合同相關爭議,則若相同當事人簽訂的合同與履行主合同相關聯,相關合同亦受主合同仲裁條款的約束。

6.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不予執行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2004]中國貿仲京字第0105號裁決的請示的復函((2004)民四他字第40號 2004年11月30日)

復函要旨:仲裁裁決對于違約行為的處理結果與合同中約定的違約責任不同,但在法律規定及當事人仲裁請求范圍內的,不構成超裁。

7.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不予執行佛山仲裁委[1998]佛仲字第04號仲裁裁決報請審查的請示的復函((2004)民四他字第16號 2004年8月30日

焦點問題:仲裁庭對于鑒定機構資質未進行選擇,鑒定機構缺乏法定資質的情況下是否構成“仲裁的程序與仲裁規則不符”情形?

復函要旨:在雙方當事人共同委托仲裁庭指定鑒定機構時,仲裁庭可以依法以及依照仲裁規則作出指定,但該指定有一個基本的前提與限制:仲裁庭必須在對相關項目有鑒定資質的鑒定機構中進行選擇。鑒定機構資質方面的要求,有關法律、仲裁規則雖未明確加以限定,但卻是有關法律以及仲裁規則對鑒定結論作為證據形成程序合法性方面的隱含的必然要求。在鑒定機構缺乏法定資質的情況下,可以認定裁決存在《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的“仲裁的程序與仲裁規則不符的”情形。

8.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深圳市廣夏文化實業總公司、寧夏伊斯蘭國際信托投資公司、深圳興慶電子公司與密蘇爾有限公司仲裁裁決不予執行案的復函((2002)執監字第96-2號 2002年4月20日)

焦點問題:(1)仲裁庭能否對行政機關依法作出的行政決定的合法性進行裁決?

(2)對于侵權性質的糾紛是否屬于仲裁范圍?

復函要旨:(1)對行政機關依法作出的行政決定的合法性,仲裁庭無權進行裁決。

(2)仲裁庭仲裁的案件僅限于契約或非契約性的民商事糾紛案件,對于涉及侵權性質的糾紛案件則無權進行仲裁。具體到本案,仲裁庭在裁決中認定政府等有關部門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是申請人三個公司侵權行為的結果,即認定合資公司按照政府等有關部門的批準進行股東更換,是一種侵權行為。仲裁庭無權對該行為進行仲裁。

9.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上海久事大廈置業有限公司、上海久茂對外貿易公司不予執行仲裁裁決申請案的復函((2001)執他字第15號 2001年11月20日)

焦點問題:當事人外文證據材料中未附中文譯本是否違反法定程序的問題。

復函要旨:1)對外文材料是否應附中文譯本,對于該要求是仲裁庭可以根據實際需要決定的事項。

(2)當事人是否需要將證據材料的英文翻譯成中文,應當由當事人自行決定。結合本案當事人在仲裁過程中沒有提出需要中文譯本,其事后對申請人提出的證據材料進行了逐項整理和辨別,說明當事人自己有能力識別理解外文資料,且本案中只是部分證據材料未附中文譯本。由此,不能據此認定為本案的仲裁違反法定程序。

五、關于承認和執行/不予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的復函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不予執行國際商會仲裁院第18295/CYK號仲裁裁決一案請示的復函((2016)最高法民他8號 2016年3月22日) 

焦點問題:國際商會仲裁院依據我國法院依法裁定無效的仲裁條進行仲裁,是否違反我國社會公共利益?

復函要旨:涉案仲裁條款已被我國法院認定無效,國際商會仲裁院無權受理該案并作出仲裁裁決。而涉案仲裁裁決是仲裁員在認定涉案仲裁條款有效的前提下作出的,在內地執行該仲裁裁決將與人民法院的認定仲裁協議無效的生效裁定相沖突,違反內地社會公共利益,人民法院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安排》第七條第三款的規定裁定不予執行涉案仲裁裁決。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申請人翠麗提散貨航運有限公司與被申請人江蘇匯鴻國際集團土產進出口股份有限公司、揚州華美船業有限公司申請承認和執行倫敦仲裁裁決一案請示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34號 2015年11月27日)

焦點問題:仲裁費用是否屬于獨立的仲裁?因一方當事人違反合同仲裁條款約定提起訴訟而產生的費用能否包括在仲裁費用中?上述兩問題的裁決是否超裁?

復函要旨:1)仲裁費用的裁決不是一個新的、獨立的仲裁,不屬于仲裁庭超裁部分。

2)本案被申請人違反合同仲裁條款約定在中國法院提起訴訟而可能導致申請人產生的損失,不包括在倫敦仲裁程序產生的仲裁費用中,其性質屬于違約損害賠償。仲裁庭在本案費用裁決中直接對申請人在中國法院訴訟程序中產生的損失作出裁決,超出了費用裁決的范圍。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西門子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申請承認與執行外國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5號 2015年10月10日)

焦點問題:自貿區內的外商獨資企業經營行為能否在涉外因素認定、仲裁協議效力認定等方面的法律適用,作一定放寬認定?

上海高級人民法院少數意見:1)基于案件涉自貿試驗區的特殊性,在法律適用上可作一定探索,可允許設立在自貿試驗區內的外資企業,特別是外商獨資企業,選擇境外仲裁。上海自貿試驗區的設立,旨在加快政府職能轉變、積極探索管理模式創新、促進貿易和投資的便利化。而外商獨資企業雖然系中國法人,但其資本全部來源于境外,經營決策往往直接受境外母公司控制,故對設立在自貿試驗區的企業,尤其是外商獨資企業的經營行為,應更加強調其國際化屬性以及意思自治,以促進保障自貿試驗區國際化、法治化營商環境的構建。因此,可以考慮對區內外商獨資企業經營行為在涉外因素認定、仲裁協議效力認定等方面的法律適用,作一定放寬認定。具體而言,涉自貿試驗區主體簽訂的境外仲裁協議,只要具備下列條件,亦可認可其效力:

第一,協議性質為商事合同;

第二,協議一方是注冊設立在自貿試驗區的外資企業。

2)本案中,雙方當事人均為外資企業,其中,申請執行人西門子公司屬設立在上海自貿試驗區內的外商獨資企業,合同標的物又系從申請執行人股東的母國進口,且在新加坡仲裁也是目前要求不予執行的被申請執行人黃金置地公司發起的。因此,可充分尊重雙方當事人的意思自治,也防止出現法律投機,維護誠實守信原則。

最高院意見:本案申請人西門子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與被申請人上海黃金置地有限公司均為中國法人,雙方訂立的《貨物供應合同》雖不具有典型的涉外因素,但本案屬于涉自貿區案件,雙方當事人均為外資獨資子公司,上海黃金置地有限公司作為仲裁案件的申請人提起仲裁程序后,西門子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在提出管轄權異議并被仲裁庭駁回后又提出了反請求,雙方均實際參與了全部仲裁程序,上海黃金置地有限公司也在仲裁裁決做出后部分履行了仲裁裁決確定的義務。為貫徹《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見》中提出的“促進國際商事海事仲裁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的要求,本著支持自貿區法治建設可先行先試的精神,綜合考慮本案實際情況,同時,結合禁止反言、誠實信用和公平合理等公認的法律原則,可以認定本案仲裁協議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一條第五項“可以認定為涉外民事關系的其他情形”。此外,并無證據證明承認與執行該仲裁裁決將違反我國公共政策。故本案仲裁裁決不存在我國參加的1958年《承認與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公約》第五條規定之情形,應予承認與執行。

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北京朝來新生體育休閑有限公司申請承認大韓商事仲裁院作出的第12113-0011號、第12112-0012號仲裁裁決案件請示的復函((2013)民四他字第64號 2013年12月18日)

焦點問題:不具有涉外因素的爭議糾紛約定提交外國仲裁機構仲裁的仲裁協議是否有效?

復函要旨:1)沒有涉外民事關系構成要素的合同,該合同以及所包含的仲裁條款之適用法律,無論當事人是否做出明示約定,均應確定為中國法律。

(2)我國法律未授權當事人將不具有涉外因素的爭議交由境外仲裁機構或者在我國境外臨時仲裁,故該仲裁的條款屬無效協議。且該仲裁協議之效力瑕疵不能因當事人在仲裁程序中未提出異議而得到補正,仲裁庭對本案爭議不享有管轄權。

(3)被申請人提供證據證明仲裁條款依當事人作為協定準據之法律系屬無效者,得拒予承認及執行仲裁裁決的依據為《紐約公約》第5條第1款(一)項的規定:“第二條所述的協議的雙方當事人,根據對他們適用的法律,當時是處于某種無行為能力的情況之下;或者根據雙方當事人選定適用的法律,或在沒有這種選定的時候,根據作出裁決的國家的法律,下述協議是無效的”而非《紐約公約》第5條第2款(二)項規定的公共政策事由不當。

5.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申請人Castel Electronics Pty Ltd.申請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一案請示的復函((2013)民四他字第46號 2013年10月10日)

焦點問題:仲裁裁決作出并生效后,我國法院認定仲裁協議無效的情形是否構成違反我國公共政策的情形?

最高院意見:關于《紐約公約》第5條第2款第(乙)項規定的違反公共政策情形,應當理解為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將導致違反我國法律基本原則、侵犯我國國家主權、危害社會公共安全、違反善良風俗等足以危及我國根本社會公共利益的情形。

本案中仲裁裁決作出時間早于生效的我國法院作出的仲裁協議無效裁定的,且雙方當事人在仲裁程序中亦未提出仲裁條款無效的異議,反而向仲裁庭提出了反請求,仲裁庭據此確定仲裁條款效力與管轄權,這是符合仲裁地法律和仲裁規則的,并不存在侵犯我國司法主權的情形。故在本案中,外國仲裁裁決和我國法院生效裁定對同一仲裁條款效力的認定雖然存在沖突,但尚不足以構成違反我國公共政策的情形。

6.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國外仲裁機構的裁決申請承認和申請執行是否應一并提出問題的請示的復函((2013)民四他字第43號 2013年7月30日)

焦點問題:對于外國仲裁裁決承認與執行是否必須一并申請?

復函要旨:對于外國仲裁裁決,法律沒有規定當事人必須一并申請承認和執行,當事人可以選擇僅申請人民法院承認,也可以選擇申請人民法院承認和執行。當事人先申請人民法院承認外國仲裁裁決,人民法院經審查裁定予以承認的,當事人還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執行該仲裁裁決。

7.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昂佛化品”合資有限責任公司申請承認并執行白俄羅斯工商會國際仲裁院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12民四他字第42號 2012年11月2日

焦點問題:國際仲裁未給予適當通知的舉證責任和法律適用。《紐約公約》第五條第一款第(乙)項規定的不予承認及執行外國仲裁裁決的事由系仲裁被申請人是否未被給予指定仲裁員或者進行仲裁程序的適當通知。具體如:未獲適當通知的舉證責任由誰來承擔?依據何種規定來判斷是否進行適當通知?是適用雙邊條約、還是國內法律,還是涉案的仲裁規則,抑或當事人之間的約定來判定?

復函要旨:(1)《紐約公約》第五條第一款規定的拒絕承認和執行事由,由被申請人承擔舉證責任。

(2)仲裁程序中的送達,應當依照當事人約定或約定適用的仲裁規則確定是否構成適當通知,不應適用《海牙送達公約》或雙邊司法協助條約。

8.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路易達孚商品亞洲有限公司申請承認和執行國際油、種子和脂肪協會作出的第3980號仲裁裁決請示一案的復函((2010)民四他字第48號 2010年10月10日)

焦點問題:仲裁員對我國法律有不當評價,承認和執行該仲裁裁決的結果是否會導致違反我國的公共政策?

復函要旨:本案所涉貨物盡管混有有毒的種衣劑大豆,但在卸貨前已經進行了挑選處理,無證據證明該批貨物造成了嚴重的衛生安全以及有損公眾健康的事實。此外,雖然仲裁員認為中國的法律法規的規定與實踐中的適用存在明顯差距,但該錯誤認識并不會導致承認與執行該仲裁裁決違反我國公共政策。

9.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不予承認日本商事仲裁協會東京07-11號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10民四他字第32號 2010年6月29日

焦點問題:仲裁案件重復受理是否違反當事人約定的仲裁終局性原則?

復函要旨:前后兩次仲裁,屬同一仲裁事項,構成重復受理。仲裁終局性原則是當事人之間仲裁協議的明確約定,重復受理違反了當事人的約定。

10.最高人民法院關于GRD Minproc有限公司申請承認并執行瑞典斯德哥爾摩商會仲裁院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08)民四他字第48號 2009年3月13日)

焦點問題:仲裁實體結果是否公平合理能否作為認定承認和執行仲裁裁決違反我國公共政策的標準。

復函要旨:在飛輪公司根據合同中有效的仲裁條款就設備質量問題提請仲裁的情況下,仲裁庭對設備質量作出了評判,這是仲裁庭的權力,也是當事人通過仲裁解決糾紛所應當承受的結果。不能以仲裁實體結果是否公平合理作為認定承認和執行仲裁裁決是否違反我國公共政策的標準。

存在其他得拒絕承認情形時,不宜再適用公共政策原則拒絕承認涉案仲裁裁決。公共政策問題,應僅限于承認仲裁裁決的結果將違反我國的基本法律制度、損害我國根本社會利益情形。

1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不予承認和執行國際商會仲裁院仲裁裁決的請示的復函((2008)民四他字第11號 2008年6月2日)

焦點問題:仲裁庭的仲裁范圍以及拒絕承認與執行的事由。

復函要旨:(1)當事人簽訂合資合同,其在合同中約定仲裁條款僅約束合資合同當事人就合資事項發生的爭議,不能約束合資合同其中一個當事人與合資公司之間的租賃合同糾紛。仲裁庭就該租賃合同糾紛進行審理和裁決,超出合資合同約定的仲裁協議的范圍。

(2)在中國法院就合資合同其中一個當事人與合資公司之間的租賃合同糾紛裁定中對合資公司的財產進行保全并作出判決的情況下,國際商會仲裁院再對該租賃合同糾紛進行審理并裁決,侵犯了中國的司法主權和中國法院的司法管轄權。故,應拒絕承認和執行該仲裁裁決。

1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裁定不予承認和執行英國倫敦仲裁庭作出的塞浦路斯瓦賽斯航運有限公司與中國糧油飼料有限公司、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中國人保控股公司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04)民四他字第32號 2004年9月30日

焦點問題:申請承認和執行仲裁裁決期限中斷或延長的理由。

復函要旨:在申請承認與執行生效外國仲裁裁決時,一方當事人向外國法院申請對仲裁裁決異議案件的審理與裁決,其不構成申請人向我國法院申請承認和執行仲裁裁決期限中斷或延長的理由。

1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麥考·奈浦敦有限公司申請承認和執行仲裁裁決一案請示的復函(法民二(2001)32號 2001年4月23日)

焦點問題:1)外國仲裁裁決書未規定履行期限的,申請承認及執行的期限應從何時起算?

2)受理申請承認及執行外國仲裁裁決時,申請人材料未齊全的,法院是否應對給予補正?

復函要旨:1)外國仲裁裁決書沒有規定履行期限的,應給當事人一個合理的履行期限,從仲裁裁決送達當事人第二日起計算較為合理,而不應從仲裁裁決作出之日起計算申請承認及執行的期限。

2)盡管申請人在有效期內提供的申請材料不完全符合有關規定,但經人民法院通知補充后基本上是符合要求的,人民法院應當立案受理并已受理,而不能以“申請人未在法定期限內提出有效的申請”為由拒絕承認和執行本案的外國裁裁決。

1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海口中院不予承認和執行瑞典斯德哥爾摩商會仲裁院仲裁裁決請示的復函((2001)民四他字第12號 2005年7月13日)

焦點問題:對于行政法規和部門規章中強制性規定的違反,是否構成對我國公共政策的違反。

復函要旨:海南省紡織工業總公司作為國有企業,在未經國家外匯管理部門批準并辦理外債登記手續的情況下,對日本三井物產株式會社直接承擔債務,違反了我國有關外債審批及登記的法律規定和國家的外匯管理政策。但是,對于行政法規和部門規章中強制性規定的違反,并不當然構成對我國公共政策的違反。因此本案仲裁裁決不應以違反公共政策為由拒絕承認和執行。

六、其他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就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能否受理申請撤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仲裁裁決案件的請示的復函(2015民四他字第50號 2015年12月17日 )

焦點問題:由貿仲分會作出,但加蓋“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印章的仲裁裁決申請撤銷時,管轄法院為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還是分會所在地的中級人民法院?

復函要旨:由貿仲分會作出,但加蓋“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印章的仲裁裁決申請撤銷時,應當由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所在地對應的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受理。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神華煤炭運銷公司與馬瑞尼克船務公司確認之訴仲裁條款問題的請示的復函((2013民四他字第4號 2013年2月4日

焦點問題:仲裁法司法解釋能否適用于涉外仲裁,以及關于仲裁法解釋第十三條能否適用于涉外仲裁條款存在與否的情形。

復函要旨:1)關于仲裁法司法解釋能否適用于涉外仲裁的問題。最高院認為,在當事人提起確認不存在仲裁條款訴訟時,對于法院與仲裁機構的管轄權問題,《紐約公約》尚無規定,因此應適用我國法律的相關規定。在仲裁法涉外仲裁章節沒有特別規定的情形下,仲裁法的有關規定及仲裁法解釋中的規定可以適用于涉外仲裁。

(2)關于仲裁法解釋第十三條能否適用于仲裁條款存在與否的情形。最高院認為,仲裁法司法解釋第十三條系針對仲裁法第二十條作出的司法解釋。仲裁法第二十條所指的仲裁委員會系依據仲裁法第十條和第六十六條設立的仲裁委員會,并不包括外國仲裁機構。故仲裁法司法解釋第十三條的規定并不適用于外國仲裁機構對仲裁協議效力作出認定的情形。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訂有仲裁條款的合同一方當事人不出庭應訴應如何處理的復函((2008)民四他字第3號 2008年3月26日)

焦點問題:訂有仲裁條款的合同一方當事人不出庭應訴,能否視為放棄仲裁?

復函要旨:法院受理后發現有仲裁條款的,應先審查確定仲裁條款的效力。如仲裁條款有效,被告經合法傳喚未答辯應訴,不能據此認為其放棄仲裁并認定人民法院取得管轄權。如果本案所涉及仲裁條款有效、原告仍堅持起訴,法院應駁回原告的起訴。

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合營企業起訴股東承擔不履行出資義務的違約責任是否得當及合資經營合同仲裁條款是否約束合營企業的請示的復函((2004民四他字第41號 2004年12月20日

焦點問題:合資公司盈余分配糾紛中,股東間的仲裁協議對合資公司是否具有拘束力?

復函要旨:該函明確表示因合營企業不是合資經營合同的簽約主體,未參與訂立仲裁條款,因此,合資經營合同中的仲裁條款不能約束合營企業。

5.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洪勝有限公司申請解除仲裁財產保全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04)民四他字第25號 2004年10月22日

焦點問題:仲裁裁決發生法律效力后,一方當事人申請撤銷仲裁裁決,另一方當事人則申請解除在仲裁程序中采取的財產保全,是應當解除財產保全?還是比照《仲裁法》第六十四條規定“一方當事人申請執行裁決,另一方當事人申請撤銷裁決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中止執行。”對該案進行中止執行?

復函要旨:(1)如仲裁裁決發生法律效力后,一方當事人申請撤銷仲裁裁決,另一方當事人則申請解除在仲裁程序中采取的財產保全,在人民法院審查是否撤銷仲裁裁決的階段,不應解除財產保全。

(2)如果人民法院裁定撤銷仲裁裁決,則該仲裁案件不再存在,且終結執行,仲裁程序中采取財產保全的目的亦已消失,故人民法院在作出撤銷仲裁裁決裁定的同時,亦應解除財產保全。

6.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清華同方股份有限公司、清華同方光盤股份有限公司申請撤銷[2002]貿仲裁字第0095號仲裁裁決一案的請示的復函((2003)民四他字第2號 2003年2月28日)

焦點問題:如何認定自然人屬于國內主體、涉外主體?

復函要旨:本案一方當事人魚谷由佳系旅日華僑,其經常居住地在日本,此類案件在性質上類似于涉及香港、澳門、臺灣地區的當事人的案件,即當事人國籍雖然是中國國籍,但考慮到客觀上存在涉外因素,應作為涉外案件處理。

Top 能赚钱和话费的棋牌有哪些